位置:首页 > 司法考试 >

全日制包装下,“中天培训”的学历教育骗局(2)

作者:官网 | 发布时间:2018-12-15 22


2017年3月,中天学校给2016级学生开第二次学费发票。受访者供图


中天学校招生时声称,自己和重庆大学合作学校,实际只个培训机构。创意制图/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声称与重庆大学合作吸引学生,收取高额费用后,发放网络教育文凭

  (上接D03版)

  端倪

  现实与宣传承诺南辕北辙

  之后,种种迹象让曾凡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曾凡记得,之前在重庆大学B区参观时候,中天学校招生老师曾指着学生宿舍区说,那里就他们未来住地方。2016年7月下旬,入学报到那天,她被领到了重庆大学欧鹏大厦后面一栋两层灰砖楼,并不在当初招生老师说学生宿舍区范围内。那栋灰砖楼墙体斑驳、式样老旧,和周围教学楼、家属楼格格不入。

  入学之后,学生们先在欧鹏大厦里面上了两个月课。学生汤美记得,自己每天上课教室面积很小,中间排列放置着几排白色压缩板电脑桌,穿插着用钢条固定在地上长条凳,整个教室只有两边靠墙位置设有两条狭窄通道,而且整间教室连一个窗户都没有……

  “即便如此,欧鹏大厦还重庆大学,我们也在重大里面上课。”汤美说,2016年9月军训结束后,他们上课地方就从重庆大学校内欧鹏大厦转到了重庆沙坪坝区西永镇一栋写字楼里。

  此外,军训结束后,曾凡和同学们拿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考试网站账号和密码,才知道自己虽然在中天学校报名,但学籍则在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修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历学分,并非重庆大学全日制专科学业。他们只要修完80学分,并通过考试,就能拿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专科文凭。每次考试前,中天学校都会代学生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缴纳一定数额学分费用(包含在学费里)。曾凡和同学们还从网上发现,重庆大学并没有所谓全日制专科,而中天学校只个培训机构。

  除此之外,学生张猛发现,给他们上课老师并不招生老师当初所说重庆大学教师,而中天学校聘请人,有应届毕业生,有甚至大学生兼职。张猛记得,一些老师会在上课时接听老板打来电话,甚至直接对学生说,上课只他们兼职。

  “有个混熟了老师跟我说,他没有教师资格证,有些老师还在考(教师资格证)。”张猛回忆,平时上课时,课堂上听课人比较少,有时候班主任课也只有三五个人,上课不点名,不来也没关系。

  “其他学校学生都说自己大几生,我不知道自己大几了,我们不按这个算。”张猛说,中天学校学生年级按收学费次数算,收一次学费高一级,先一级生,最后都交完了就叫三级生。

  对此,学生韩英子也表示,当初招生时,老师说三年制,一学年收一次学费。“结果一年半就把三年学费收齐了。”韩英子回忆,2016年8月自己交了第一次学费9980元,2017年3月交了14980元,同年10月学校要求他们交了第三次学费14980元。“如果按学分计算,相当于只要六千多元就能完成在重大网教考试,中天学校却收了我们近四万元费用。”

  爆发

  学校称财务亏损让学生垫付学费尾款

  “(钱)交都交了,拿到毕业证就算了,认倒霉。”张猛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前两次学费从家里拿,后来觉得被骗了,学费又高,不好意思继续向家里要学费,就从某金融信贷服务机构贷款交了学费。

  然而,让张猛等学生没有想到,学费一年前就交齐了,但2018年12月初考试,他们却没有收到考试通知,后来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官网查询发现,原来中天学校没有把他们最后一笔每人2000元学费尾款交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

  2018年12月12日上午11点,中天712班QQ群里,群主发布公告称:因中天学校出现非常严重财务亏损,目前已无力为学生们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缴纳2000元学费尾款。请同学们先行向合川校外学习中心缴纳学费尾款,进行剩余学分考试,学校保证一年内归还这笔费用。

  多名学生称,群主一位姓谭老师,2017年下半年进群,并成为群主,除发布此次公告,几乎没在群里说过话。新京报记者通过QQ联系该谭姓老师,但始终未获得回应。

  韩英子介绍,得知上述消息后,不少学生曾到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派出所报案,但警方未予立案。之后,中天学校校长吴生福赶到派出所告知学生,每人2000元学费尾款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已经垫付,但以后不会再帮学生垫付任何费用,他本人也不再负责学生任何问题。

  12月31日,吴生福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已经把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垫付费用还上。并称,自己做出了可观承诺,但具体何种承诺他未具体说明。对于财务亏损原因,吴生福称,中天学校作为一家企业,遇到经济困难很正常。企查查显示,吴生福作为法人代表或投资人企业有6家。一名曾在中天代课老师称,吴生福曾要求所有老师入股一家名为微葩科技公司,不入股就开除。新京报记者发现,该公司法人代表正吴生福。

  对于使用欧鹏大厦和重庆大学校车问题,吴生福称,“学校这种(楼)可以商业外租……有时候(用校车)免不了,一些集体活动,接送一下不很正常吗?”但他又表示,自己对如何租借以及从重庆大学何处租借欧鹏大厦和校车不知情。

  重庆市教委一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早在2017年4月12日,市教委就曾通告,中天学校不具备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但因中天学校经市人社局审批通过培训机构,不归教委管理,他们只能发布通告进行提醒。

  重庆市人社局一工作人员确认,中天学校经人社局审批通过,其性质属于培训机构,人社局每年会对审批通过培训机构进行检查,招生简章等也会送到人社局核准。

  探寻

  机构与学习中心否存在合作关系

  对于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与中天学校关系,一名曾在中天从事招生工作老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中天每次招生时都会强调自己和重庆大学合作关系与资源共享。“电话销售不好做,招生招得不好,负责招生经理会骂人。”

  此外,在学生韩英子和黎黎提供对话录音中,一男子称,“你们中天介绍过来,我们和中天有合作关系毋庸置疑。但你们钱都交到中天了,我们怎么管?”韩英子称,录音2018年12月12日,她和黎黎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询问情况时录,录音中男子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老师。

  对此,12月17日,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一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与中天学校并不存在合作关系,学院也不允许下属学习中心与地方机构进行此类合作。对于中天学校向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单独输送学生情况,学院目前还不清楚,之后将对此进行调查。

  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工作人员也表示,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与中天学校没有合作关系,学生报名注册需携带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到合川办理手续,不能由其他机构代为办理。帮学生垫付学费尾款想让学生先考试,之后会向中天学校讨要相关费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合川只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下属一家学习中心,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官网显示,其在全国共有学习中心159个,分布在27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

  记者致电河北、山西、山东、江苏等省份多家学习中心,几家学习中心相关负责人或工作人员均表示,近两年来监管严格,“公家”钱出来很麻烦,现在给不了培训机构满意返点。之前也有来了解情况培训机构,听到能给数额都没有兴趣了,现在能做招生措施只有打广告和学员“老带新”。

  连云港一家学习中心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最多只能给每个学生四五百元返点。河北一学习中心负责人则称,招生困难,市场上培训机构给学习中心带生源正常现象。

  (注:文中提及学生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