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司法考试 >

103颗种子播种快乐童年

作者:万站群系统 | 发布时间:2018-12-25 13

一人扶着车把头,另一人安装车轮。试了几次不行,又叫人来帮忙……几个孩子专注地玩着螺母游戏,记者很想上前采访,却不忍打扰。

从这个学期开始,每天上午和下午有一个小时,浙江省海宁市马桥镇中心园孩子们快乐时光——没有老师“指挥”,在充分自由和想象中玩“安吉游戏”。

“目前,浙江有103所幼儿园成为安吉游戏实践园。播下游戏种子,我们希望收获全新幼儿教育生态,为去小学化寻找突破。”浙江省教育厅学前教育处处长王振斌说。

    选种

安吉游戏,一套以幼儿游戏体验为核心,涵盖多种活动形式游戏教学课程,旨在给孩子们锻炼体能机会和无限游戏想象,在国际上颇有声誉。

去小学化,教育部开展专项治理工作,强调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

游戏,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

为什么选安吉游戏?王振斌认为,安吉游戏以幼儿为主体真游戏,“它有一套先进理念和相对完善体系,并在实践中得以验证,具有推广价值。”

2018年7月,浙江省教育厅正式下文,全省103个县(市、区)各选一所幼儿园,成为安吉游戏实践园。

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月雅河幼儿园所新建园,为了打造游戏环境,幼儿园专门设计成“月牙”形状,布置了种植园、甜筒杯等一批设施。“我园育人理念和安吉游戏不谋而合,欠缺课程体系和丰富实践。得知可以加入实践园,我们第一时间报了名。”园长陈燕说。

按照计划,实践园以三年为一个周期。第一年通过改变室外场地环境、调整游戏材料投放等达到“放手游戏、发现儿童、改变儿童观”目标。第二年提供幼儿自主表达游戏机会,开展案例式游戏教研,实现“解读游戏,理解儿童,改变教育观”。第三年则推动幼儿基于游戏深度学习,达到“回应游戏,追随儿童,改变课程观”

安吉幼儿教育研究中心负责制定详细培训方案,结合各地各园特点,以游戏化课程实施与教师专业发展两条主线并行推进。

暑假期间,每个实践园派出两人,赴安吉“取经”。几天下来,马桥镇中心园园长俞平直呼“脑洞大开”。“真游戏,就要让幼儿自己去探索、去获得,教师只观察者和记录者。同时,对户外空间充分利用和低结构材料大量投放,也让我印象深刻。”

在讨论中,有人提出:放手让幼儿玩,安全问题如何解决?教师“退居二线”,否会弱化教学能力?最终,一个观点为大家所认同——安吉游戏在当地城乡幼儿园都获得了成功,实践园没理由说“不”!

种子选对了。

    播种

安吉游戏,带来最直观第一个变化,就幼儿园游戏场地“变脸”了。

马桥镇中心园占地18亩,室外空间较大,此前购置了大型游戏设施。今年暑期幼儿园大改造,游戏设施搬走了,取而代之“涂鸦区”“积木区”“滚筒区”“玩泥区”……

在这场“游戏装修”中,安吉幼儿教育研究中心手把手地帮幼儿园完善方案。比如,空白草地上建起了小木屋,沙坑可以更大一些,涂鸦墙可以更高一些。为了方便孩子收纳玩具,幼儿园将原先盆景全部改成了收纳区。

第二个变化,教师“放手”了。在马桥镇中心园,记者看到幼儿在户外各个场地上尽情玩耍,教师不上前干预,而拿着手机在一旁记录拍摄。教师朱小利对记者说,每天她拍摄至少半个小时录像,一周内写出一篇类似教育故事日志。

以三个人“挑战滚筒”游戏为例,朱小利写了3000多字长文,包含许多细节记录:哲宇站在两个滚筒中间,俊豪和宇泽分头站了上去,三人低着头摇晃着随滚筒挪动脚步,“哈哈哈,我们太厉害了”……“我回看了几遍录像,尽可能捕捉有用细节,分析游戏中教育元素。”朱小利说。

对教师教学方法颠覆性改变。俞平从安吉学成归来后,就一直给老师们“洗脑”:把游戏主动权还给孩子,教师要管住口和手,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去观察孩子。前一个月,老师们不适应。后来他们发现,观察带来了教育思考,比“保姆式”教学更有专业范儿。“现阶段我们只要求记录,但有老师已经自发地去进行分析,自主性被激活了。”俞平说。

第三个变化,也最可喜变化,那就家长认同。每个实践园在秋季开学前都通过家长会介绍了安吉游戏,但有家长还担心,看到孩子踩滚筒就上去制止。为此,马桥镇中心园创新了“家长开放日”,家长可随时预约到园观看游戏。一个学期下来,家长乐呵呵地和教师一起看孩子们玩了。

为确保实践园开个好头,安吉幼儿教育研究中心提供了第一年菜单式方案,每个月做什么事都有具体安排,比如实践园每人每两周交一篇发现儿童案例,第一学期要写一篇教学反思等。幼儿园及时上报材料,再根据反馈加以改进。有需要,还可以邀请中心专家到园现场指导。

    萌芽

“实践园并非简单地复制安吉游戏,而获得安吉游戏核心理念和教育体系,在各园不同土壤中萌芽,希望未来能辐射到所在地区更多幼儿园。”安吉幼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程学琴说。

安吉游戏通常在户外场地进行,月雅河幼儿园虽然户外活动不少,但在室内也进行了二次开发。根据安吉游戏“处处有游戏”理念,陈燕在走廊里设计了不少游戏项目,有“拆装自行车”“智慧连连看”“沙盘”等,每道楼梯都能放下一块长木板,可以当滑梯也能玩攀岩。因为好玩,孩子们亲切地叫它们“大狮子楼梯”“兔子楼梯”“大象楼梯”。这些项目家长不仅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观看,还有机会到园亲身体验。

马桥镇中心园开发了“留白游戏”,意为在室内游戏中提供留白,让幼儿自己去建构游戏。比如以前玩“开医院”,老师会给出所需要各种器具,现在则幼儿自己去寻找。“开医院”也没有标准答案,教师观察整个过程,分析幼儿对医院认知程度,鼓励幼儿大胆想象。

从游戏中获得,在实践中创新,103所实践园走出了去小学化重要一步。不久前,马桥镇副镇长吴文瑜到中心园看过后,特意对俞平说:“这些游戏孩子们喜欢玩,你们还有两个分园,也推广安吉游戏了吗?需要添置什么,镇里会支持。”

“那一刻,我觉得游戏这条路选对了。”俞平说。

《中国教育报》2019年01月06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