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会考学考 >

“华音宫”承载了赵佗的思乡之情吗?

作者:万站群系统 | 发布时间:2018-12-26 15

原标题:“华音宫” 承载了 赵佗的思乡之情吗?

  文字瓦当

  戳印“华音宫”陶文器盖

  位于广州城区中心的南越国御花苑与宫殿遗址,是1995年因城市建设而从地下发掘出的重大发现,至今发掘尚未结束。出土的一批珍贵文物享誉海内外,其中就包括一件“华音宫”戳印器盖,现在收藏在南越王宫博物馆。

  你可能会问了:所谓珍贵文物,怎么能是一片小小的还破了的陶盖?它一不漂亮,二不完整,为何我们要对它青眼相加?它又凭什么可以远赴北京,出现在广州文物大展上?这就说来话长了。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不起眼的陶片 成了重大的发现

  我们先来讲讲“华音宫”戳印器盖是怎么被发现的。

  作为世界闻名、城市中心的大型古遗址,南越国宫署遗址的考古进程可分为抢救性发掘(1995至1997年)和主动全面发掘(2002年至今)两个阶段。

  1995年7月,广州市电信局在忠佑大街兴建25层的综合大楼,在地盘的东北部发现包含大量青釉瓷器的晋、南朝文化层,再往下又挖出南越国时期的板瓦、筒瓦以及铺石地板。于是大楼基础工程局部停工,由考古部门进行抢救发掘。七八月间,清理出石砌蓄水池部分斜壁和底部,发掘了一座大型石砌仰斗形蓄水池,出土一批可能是水旁榭亭构件的石八角柱、石栏杆等遗物。1996年,经国家文物局专家组考察论证,确认石砌蓄水池为南越国宫署的重要遗迹,省、市政府决定原地保存石池遗址。建设单位提出主体建筑西移的方案,因此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在石池以西30米处原清代儒良书院的地方进行发掘,发现一口南越国时期结砌精工的砖井和2个堆积大量砖、瓦、石、焦木等南越国宫署建筑材料的大坑。

  1997年,广州市文化局在中山四路316号局办公楼大院内兴建信德文化广场。先期进行了考古发掘,清理出保存基本完整的南越王宫御苑的曲流石渠,由东往西蜿蜒贯穿于发掘场地。在石筑曲渠的西端有一段回廊散水,出土遗物甚为丰富。

  2002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南越王宫博物馆筹建处联合组成南越国宫署遗址考古队,开始对该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此次发掘的成果极为丰富,清理出西汉南越国和五代十国时期南汉国的宫殿,以及其他不同时期广州地方衙署的多处建筑遗迹,包括房基、道路、水井和排水设施等,同时出土了大量遗物。

  在这次发掘的“二号宫殿”遗址表面堆积中,发现1件印有“华音宫”文字标记的残陶器盖。这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